严重亏损,欠薪半年,市值蒸发九成的暴风神股是怎么跌落神坛的?

2019-05-22 13:12   来源:投资界
摘要:投资,暴风,视频" name="keywords"/> <meta content="严重亏损,欠薪半年,市值蒸发九成的暴风神股是怎么跌落神坛的?,投资者可以换股投资,只是暴风这个曾经的神股似乎正在向积重难返的路上越行越远了

在中国的视频播放器市场上有一个始终绕不过去的名字,这就是曾经以36个涨停板傲视整个中国股市的暴风影音,作为创业板的传奇,暴风集团的成功自不必说,但是如今成功的暴风集团却处在风口浪尖,严重亏损,更被曝出欠薪半年之久,一代神股暴风影音究竟是怎么跌落神坛的?

一、暴风传奇的风口浪尖

根据经济观察网的报道,5月11日在深圳湾软件园,近十名疑似暴风TV员工拉着横幅维权,要求返还被拖欠半年的工资。根据现场报道显示,“无德无信,欠债不还,暴风TV还我血汗钱”,“三诺19楼暴风智能公司拖欠半年工资无人性,还我血汗钱”。上述黑色大字被写在白色的条幅上,赫然在目。

根据媒体的公开消息显示,横幅中提到的“三诺19楼”正是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暴风智能”)的办公地址。可以明确的是,条幅中所提及的“暴风TV”正是暴风智能的主要产品。

根据启信宝的数据显示,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是暴风集团专门负责电视业务的子公司,其疑似实际控制人正是暴风集团的掌门人冯鑫本人。而最近上市神股暴风集团的日子同样不好过。

4月26日暴风集团发布的年报显示,暴风于2018年实现营收11.23亿元,同比下降41.3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高达10.9亿元。同时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显示,营收7120.51万元,同比下降81.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749.5万元,相较去年同期的亏损2954.17万元,增长40.78%。

大概两个月前,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被法院限制消费,成了新一任‘老赖’,冯鑫本人也被外界视为‘贾跃亭的追随者’,就连暴风集团的会计师事务所都不给面子。针对年报上的惨淡数据,暴风集团的审计机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审计机构对上市公司财报出具保留意见的情况并不常见,这意味着审计师不认可这份财报。

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认为暴风集团下属子公司暴风智能2018年度归属于母公司的净亏损高达11.9亿元,严重资不抵债,可能导致对暴风集团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不确定性,而暴风集团财务报表并未对这一事项做出充分披露。

想当年暴风影音上市,冯鑫用一碗老坛酸菜牛肉面来庆祝自己公司的上市,之后连续36个涨停板,市值到400亿,股价达到了327元的高位,仅在暴风集团内部,就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31个千万富翁和66个百万富翁。然而,正所谓“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暴风集团可谓是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代神股暴风集团是怎么跌落神坛的?

二、暴风集团如何跌落神坛?

其实早在去年12月份,暴风集团连续两个债务到期的时候我们就曾经撰文《暴风影音深陷债务危机,曾经的神股暴风会成为下一个乐视吗?》研究过暴风影音从兴起到衰落的原因,不过半年时间不到,暴风的衰落似乎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快。而如今暴风的问题也暴露的比当时更加明显,我们不妨就来分析一下,暴风集团到底怎么跌落神坛的?

首先,被时代抛弃才是企业最大的危险。我们可以看到,暴风影音的成功起源于2007年美国的次贷危机,当大量企业陷入经营困局的时候,暴风影音采用一种次优战略,不选择首播、热播版权,而是选择后续购买的形式拿下了众多影视资源的播放权,从而用较低的成本却一举成为当年第二梯队的领军企业,暴风影音可以说坐看第一梯队那些巨头厮杀的你死我活,自己却可以稳坐钓鱼台,并且形成了自己免费+广告的盈利模式,早其他巨头多年就实现了自己的盈利。但是,这种生活太过安逸,再加上暴涨的股价让暴风忘掉了自己仅仅是一个盈利模式非常单一的视频播放器企业,过于保守的发展方式让暴风错过了互联网视频企业发展的良机,特别是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在这个内容的时代,暴风完全放弃了内容,缺乏新鲜的内容更没有新鲜的功能,再加上让人诟病不已的广告问题,暴风最终成为了消费者的弃子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其次,缺乏多元化利润来源导致盈利困难。为了解决自己盈利模式单一的问题,其实暴风并不是没有作为,它进军了AR、VR、智能电视等多个领域,2016年3月,暴风集团拟以31.05亿元的价格收购甘普科技100%股权、稻草熊影业60%股权、立动科技100%股权。这几件事我们要分成三个层次来看,第一,VR和AR已经被证明是一个伪风口了,基本上做这个领域的企业基本上都没能形成真正盈利的商业模式,不仅在中国如此,美国也缺乏有效的案例来帮助企业发展,最终的结果就是凡是做VR的企业都没能形成真正的气候。第二,暴风虽然成为了智能电视的重要参与方,但是这个市场却是一个竞争异常激烈的红海,不仅有老牌的康佳、创维、TCL、海信等等电视巨头,还有类似于小米这样的超级巨擘,再加上电视本身就是一个长周期、高投入、高风险的市场,做这个市场不仅让暴风没能实现盈利,反而是损兵折将,被拖入了亏损的泥潭。第三,三次并购投资因为高于市场价格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溢价导致饱受争议,最终证监会以“收购标的公司的盈利能力具有较大不确定性”为由,拒绝了暴风集团的收购方案。这几件事情的综合结果,导致了暴风集团整体利润来源的匮乏,缺乏多元化的现金牛让暴风真正孤木难支。

第三,资金链的异常脆弱。本来,暴风集团作为中国难得实现盈利的视频企业再加上曾经那么高的市值,钱真不应该是暴风集团的问题。然而,暴风集团还是在资金链上面出现了问题,2016年8月,暴风集团推了20亿元的融资方案,但很快胎死腹中,5个月后,该融资方案降至18.42亿元。2018年5月,暴风集团宣布撤回定增方案,并在一个月后抛出了新的定增方案,将募资金额降至5000万元。这个被业界戏称为“迷你定增”的方案,将暴风集团本身业务需要大量资金,却缺乏足够的融资渠道的矛盾体现的淋漓尽致,特别是对于暴风的智能电视业务,智能电视让暴风骑虎难下,这个业务既是暴风的主营业务收入来源,给暴风贡献了大量的营收,同样却也是暴风最大的现金窟窿,疯狂地吞噬着暴风所剩不多的资金,成为了暴风的一个恶性循环。

如今的暴风正在成为一个逐渐失血的巨人,空有巨大的外壳却是脆弱无比的内心,截至2019年5月14日收盘,暴风的股价只剩下7.8元,市值不足26亿,正如同之前它一直学习的乐视一样,乐视也正在陷入退市的泥沼,似乎这段时间创业板不少企业都面临这样的问题,对于投资者来说与其盯着创业板的个股,不如回归到创业板的股指上去,通过追踪股指的基金来投资比如天弘创业板指数基金来进行投资,可能会安全程度更高一些。

投资者可以换股投资,只是暴风这个曾经的神股似乎正在向积重难返的路上越行越远了,未来暴风路在何方,冯鑫不知道还有没有逆天改命的能力了?

分类:行业   标签: 投资暴风视频